首頁>中國與世界

沖破“文明沖突論” 共建亞洲命運共同體

2019-06-05 10:59:00 來源:今日中國 作者:本刊特約評論員 張旭東 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

  當今世界需要怎樣的文明觀

  當今世界正面臨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從積極的角度看,世界多極化、經濟全球化、文化多樣化和社會信息化,都在不斷深化發展,人類社會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轉型時期,充滿了新的機遇。而從消極的角度看,人們也無法忽視日益嚴峻的現實挑戰,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與不穩定性更加突出。某些大國濫用其在國際體系中的影響力,使保護主義、民粹主義、單邊主義三股思潮匯流,全球面臨著治理赤字、信任赤字、和平赤字和發展赤字,國際社會面臨著巨大的壓力,亟需各國齊心協力、共同應對。

  人類歷史的發展歷程表明,要應對共同挑戰,邁向更為美好的未來,僅依靠經濟與科技的力量或政治上的協作是不夠的,還需要文明與文化的力量加以支撐。應對百年未有之變局,人類需要優先回答的一道問題是:當今世界的人們究竟需要怎樣的文明觀?歷史經驗表明,一種可取的文明觀,應與全人類的期待相適應和匹配。進入21世紀后,各國人民依然在孜孜不斷地追求和平安定、共同繁榮與開放融通。

北京街頭,藍天白云下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主題花壇

 

  首先,和平是一切理想的基石,為其他所有美好的目標提供保障。如果沒有了和平,就會使沖突和戰亂不斷發生,經濟增長、民生改善、社會穩定等則無從談起。因此,只有持一種積極正確的文明觀,珍視比金子還要寶貴的和平,通過理性的方式解決各種分歧以維護普遍安全,方能使人類社會的發展進步成為可能。

  其次,經濟發展與繁榮富強是國家進步的重要支撐。人們都希望自己的生活遠離貧困和饑饉,擁有富足和安康。為推動以開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贏為特征的新一輪全球化,創造屬于自己的幸福生活,尤其是讓那些依然食不果腹、衣不蔽體、面臨戰亂威脅的兒童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,人們必須選擇一種堅持普惠包容發展、促進全人類共同繁榮進步的文明觀,這樣人類社會的前途才是光明的。

  再有,開放融通是促進發展的必要手段,更是亞洲地區實現快速發展的關鍵。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,亞洲地區眾多民族國家在擺脫了殖民統治后走向獨立,經過半個多世紀的艱苦耕耘,亞洲尤其是東亞地區,成為世界上發展速度最快的區域,貿易往來和資本流動以及人員交流都異常活躍,可以說發展與開放相輔相成、相得益彰。與此同時,我們也能看到世界上其他一些地區,因為相對封閉導致在全球化的進程中逐漸落伍,社會發展遲滯,人民生活水平甚至出現了倒退。因此,人類必須堅持一種倡導開放融通、相互交流借鑒的文明觀,促進政策、設施、貿易、資金和民心等各方面的相通,在構建人類命運共用體的道路上扎實前進。

  為什么“文明沖突論”不可取

  令人憂心的是,在全人類應持什么樣的文明觀這一問題上,某些西方大國近來出現的一些言論,與國際社會的主流意見相背離,尤其是所謂的“文明沖突論”又重新開始活躍起來,甚至有可能成為某些國家制定對外政策的指導方針和框架。

  眾所周知,美國學者20世紀90年代提出了有關“文明的沖突”的學術觀點。不幸的是,“文明的沖突”成為了自我實現的預言,其被用來指導某些西方大國針對伊斯蘭國家的政策,繼而在中東地區制造了延續幾十年的戰亂與沖突,恐怖主義滋生蔓延并威脅整個國際社會的安全與穩定。可以說,“文明沖突論”打開了“潘多拉的魔盒”,給全人類帶來了無盡的災難。

  正所謂“殷鑒不遠”,歷史已經證明“文明沖突論”是一種不可取的文明觀。然而,近期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斯金納老調重彈,甚至宣稱美國正在基于“文明沖突論”看待美國同中國的關系,美國有可能以此為框架設計對華政策,研判中美關系的發展。此言論一出,舉世嘩然。這不僅背離了中美長期以來達成的不沖突、不對抗的共識,也將整個世界推到危險的境地。按照斯金納的言論,長達半世紀的美蘇冷戰都稱不上“文明的沖突”,那么中美若走向沖突,則無人能預知這一沖突的形態、規模和影響范圍。

  對于這種荒謬的論調,來華參加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認為,當前,國際上有些人鼓噪所謂“文明沖突論”,這是十分錯誤的。實際上,真正的文明之間不應該也不會發生沖突對抗。不同文明之間存在差異,應該相互尊重,通過對話交流來相互借鑒,取長補短,這才是世界持久和平和人類和諧共處之道。他還意味深長地指出,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對世界和人類作出的貢獻不僅在于創造了多少物質,還在于提出了什么理念。

  在這個世界上,人們太習慣于根據創造物質財富的多少來區分強弱甚至高低貴賤,而文明則不應以這種標準加以衡量。實際上,每一種文明都扎根于獨特的生存土壤,都體現了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的精神追求和非凡智慧,都體現了其獨特的存在價值。傲慢和偏見是文明交流互鑒最大的障礙,如果有人自認為其文明高人一等,要執意改造甚至強行取代其他文明,這將極大威脅全球文明的多樣性,是十分危險和愚蠢的行為。陳舊迂腐的“文明沖突論”“文明優越論”背后所反映的零和思維,與人類文明交融互動的主軸和世界發展的大趨勢相背離。正所謂獨學而無友,則孤陋而寡聞。各種文明本不存在沖突,只是人們缺少欣賞不同文明差異之美的眼睛。人類社會應該秉持平等和尊重,摒棄傲慢和偏見,加深對自身文明和其他文明差異性的認知,推動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與和諧共生。不同文明間的交流互鑒應該是對等的、平等的,也應該是多元的、多向的,而絕對不能是強制的、強迫的,更不應該是單一的、單向的。

  以文明交流互鑒推動構建命運共同體

  印度尼赫魯大學中國與東南亞研究中心的教授狄伯杰認為,文明對話是保護主義、排外主義和本土主義的“解毒劑”。“當和平與和諧被拒之門外,保護主義和排外主義盛行時,我們可以從文明對話中獲取線索。”這番話一語中的地點出了兩種不同文明觀之間的相互斗爭,及其對世界局勢產生的截然不同的影響。

  中國倡導以“多彩、平等和包容”為特征的文明觀,強調要實現“三個超越”,即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、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。早在2014年,習近平主席曾經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發表演講時,提到自己訪問過世界上非常多的國家,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了解五大洲的不同文明,了解這些文明與其他文明的不同之處、獨到之處,了解在這些文明中生活的人們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。可以說,中國領導人在對外交流訪問中,用相當多的精力在親身從事文明交流互鑒,促進中華文明與其他文明之間的良好互動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8年的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主席也著重強調,既要把握各種文明交流互鑒的大勢,又要重視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蕩的現實。

  德國著名的哲學家哈貝馬斯曾說過:“不同文化類型應當超越各自傳統的生活形式的不同價值局限,作為平等的對話伙伴相互尊重,并在一種和諧友好的氣氛中消除誤解,摒棄成見。”同樣來自于德國的哲學家萊布尼茨也提出:“我們相遇和交流的意義重大,它會孕育千萬美好成果,千萬發明創造。”

  回眸人類發展的歷史就會發現,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,極大推動了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,激發創造了無數的文明成果。歷史上,中國從亞洲其他地方引入了許多的農作物,如小麥、苜蓿、胡椒、黃瓜、核桃、葡萄等,而中國古代的絲綢、瓷器、指南針、火藥、印刷術等也經過中亞、中東傳至歐洲,推動了人類文明不斷前進。從張騫出使西域、鑒真東渡日本、玄奘西行印度,人們看到了文明薪火相傳的一個個生動事例;從中國的甲骨文、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、阿拉伯數字,人們看到了亞洲文明的智慧符號時至今日依然熠熠生輝。

  早在公元前100多年,中國就已經開始開辟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,而今天,中國倡議的“一帶一路”同樣在搭建一條促進文明交流與互鑒的道路,力求實現共建國家民心相通,推動一系列涵蓋各領域人文交流的合作機制與平臺落到實處,形成多元互動、百花齊放的人文交往新局面。在第二屆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聯合公報中寫道:“我們相信‘一帶一路’合作有利于促進各國人民以及不同文化和文明間的對話交流、互學互鑒。”新加坡總統哈莉瑪表示,文明互鑒能夠推動和諧、和平與繁榮,隨著全球化的進程,文化交流從亞洲內部擴展到世界各地,創造了更多讓人們交流經驗、分享知識的契機,從而促進全球發展與創新,這些交流讓人們在科學、科技和思想等方面互相啟發,并帶動了國際貿易與投資,更促進了各國之間的了解。

  亞洲有著全世界2/3的人口,共1000多個民族,47個國家。以“亞洲文明交流互鑒與命運共同體”為主題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召開可謂正逢其時。不能否認,在很多亞洲國家之間,尚有諸多的歷史隔閡需要消除,也有諸多的現實誤解需要澄清,還有諸多的認識與偏見應被摒棄。“和羹之美,在于合異”,形成亞洲文明觀,共同構建亞洲命運共同體,將有助于亞洲各國在實現和平穩定、繁榮發展、開放融通的道路上走得更加穩健、踏實、堅定。

  習近平主席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開幕式演講中,提出了夯實共建亞洲命運共同體、人類命運共同體人文基礎的四點建議,包括:第一、堅持相互尊重、平等相待;第二,堅持美人之美、美美與共;第三,堅持開放包容、互學互鑒;第四,堅持與時俱進、創新發展。這四點主張可謂亞洲命運共同體建設中文明交流實踐的路線圖。作為亞洲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,中華文明始終在繼承創新中不斷發展,在應時處變中不斷升華,在同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鑒中形成開放體系。未來的中國,必將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擁抱世界,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貢獻世界!

分享到:
下一篇 責任編輯:

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

微信號

1234566789

微博關注

Copyright ? 1998 - 2016

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| 京ICP備:0600000號

艺伎回忆录电子游艺